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关注 | 垃圾焚烧发电清洁化发展是必由之路

时间:2018-05-30    点击: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次     来源:国家能源报道    

截至2017年,全国共投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339个,累计并网装机725.3万千瓦,年发电量达到375.2亿千瓦时。”日前,国家能源局公布的《2017年度全国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监测评价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的一组数据,印证了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正迅速崛起。随着我国加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将在强化生态环境保护、补齐民生领域短板等方面日益担负重任。而围绕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自身所存在的清洁化发展、邻避效应等难题也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进步找到最佳解决路径。


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数逐年上升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在生物质发电项目中,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几乎占了半壁江山。根据《报告》,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30个省(区、市)投产了747个生物质发电项目,并网装机容量1476.2万千瓦(不含自备电厂),年发电量794.5亿千瓦时。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其中,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271个,累计并网装机700.9万千瓦,年发电量397.3亿千瓦时;沼气发电项目137个,累计并网装机50.0万千瓦,年发电量22.0亿千瓦时。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最多,达到339个,累计并网装机725.3万千瓦,年发电量375.2亿千瓦时。2017年,垃圾焚烧发电共计处理城镇生活垃圾约10600万吨,约占全国垃圾清运量的37.9%。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这是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连续第6年增长。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不完全统计,2012年以来,曾因环境问题发展受阻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开始出现投建潮,当年中标/签约项目数约35个,2013年~2016年的中标/签约项目数分别约为40个、44个、74个和147个。从数字上看,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呈现明显的上升曲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还表现出较为明显的地域差异。本报记者统计国家能源局通报的2017年各省(区、市)各类生物质发电并网装机及发电量发现,浙江、江苏、山东、广东、安徽5省份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并网装机容量居全国前5位,分别达到133.1万千瓦、90.8万千瓦、79.8万千瓦、72.8万千瓦和40万千瓦。此外,福建、四川、上海、湖北、河北、北京等省(市)的排名也较靠前。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从地域分布上看,目前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主要集中在人口数量多、GDP较高、地方财政状况较好的地方。”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人口数量多的地方,产生的垃圾量多,垃圾清运需求高。对于财政状况较好的地方,地方政府也有更多意愿解决垃圾围城的问题。以往采取的垃圾填埋方式,一方面会对周边环境产生影响,另一方面也需要持续的占有土地,因此目前越来越多的省份倾向于选择具有占地面积小、减量化程度高、技术成熟、处理垃圾能力强等优点的焚烧发电方式处理生活垃圾。


需从建设初期打好清洁化“地基”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虽然近几年我国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突飞猛进,但目前仍然只有约1/3的生活垃圾得到了焚烧处理,尚不能满足城镇垃圾清理的需求。”徐海云表示,城镇生活垃圾巨大的处理需求,给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但该行业要实现长期稳定的发展,还需要解决清洁化发展、邻避效应两大制约因素。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烟气处理是垃圾发电系统的关键,它决定了垃圾发电的环境友好性和公众认可度。2014年,我国出台《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从国家层面规定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所排放的颗粒物、氮氧化物、二氧化硫、氯化氢、汞、二噁英及一氧化碳等大气污染物限值。另外,对生活垃圾焚烧飞灰与焚烧炉渣、渗滤液及废水等的收集、贮存、运输和处置也相应作了规定。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应该说,目前我国针对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的标准较为齐全,总体要求也较高,向国际先进水平看齐。但由于一些现实中的困难,例如企业对垃圾的处理能力、监管能力等方面还存在不足,所以企业在达标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徐海云透露,在已经投产的300余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中,建设运营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的建设运营管理水平较差,还不能达到国家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不同于一般企业,具有一定的自然垄断性质。


“有的城市可能只有那么一座垃圾处理厂,即使它不达标,当地政府顾虑到整个城市的垃圾处理问题,可能也会让它继续运营。”徐海云表示,要实现生活垃圾焚烧发电清洁化发展,需从选址与建设初期就做好管理。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3月4日,原环保部发布《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建设项目环境准入条件(试行)》,提出了20条规定,对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选址、技术工艺等作了硬性要求,用以规范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建设项目环境管理,引导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焚烧炉是垃圾焚烧发电系统的核心,对焚烧炉的技术工艺选择,对后期的


达标排放至关重要。”徐海云表示。因此,上述20条规定中,明确要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应当选择技术先进、成熟可靠、对当地生活垃圾特性适应性强的焚烧炉,在确定的垃圾特性范围内,保证额定处理能力。严禁选用不能达到污染物排放标准的焚烧炉。


在国外,由于垃圾分类严格,因此以炉排炉为主;而在我国,炉排炉、流化床焚烧炉两者并举。炉排炉是当前国际上的主流工艺,技术较为成熟;流化床焚烧炉主要通过添加燃煤作为辅助燃料来焚烧处理生活垃圾,这是针对我国生活垃圾热值低、含水率高等特点的解决方案,缺点是会产生飞灰。“从目前项目的运行效果看,选择主流工艺的排放效果会更好一些。”徐海云介绍。


变“邻避”为“邻利”


做好清洁化发展不仅关系到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自身的可持续发展,还关系着能否真正破解邻避问题。


近年来,随着社会公众环保意识日益增强,项目选址难、落地难等问题也日趋突出,“邻避”问题成为制约垃圾焚烧发电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为了破解邻避问题,我国出台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定期向公众开放等政策。“向公众开放,加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透明度,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这并非治本之策。”徐海云认为,破解邻避效应,做好项目规划选址工作和清洁化发展是核心。


重庆三峰环境产业集团在突破邻避效应时也秉持这一理念。据该公司董事长雷钦平介绍,该公司在20年前就引进了先进垃圾焚烧发电机烟气净化技术,目前已累计投资垃圾发电项目30余个。“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增加新技术,推行近零排放,在排放指标上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认为,这也是行业的一个趋势和发展方向。”雷钦平表示。


他同时提到,这几年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进入者颇多,但项目水平参差不齐。“一些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环保排放不达标,污染严重,导致村民怨声载道。我们建议有关部门提高产业进入的门槛,将不规范企业挡在门外,推动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不仅如此,该公司还变邻避为邻利。雷钦平介绍:“我们主动吸收附近的村民参与进来,提供保洁、后勤、保安等辅助性工作职位,让当地居民与企业共同建设、共同运行、共同见证、共享产业发展成果。实践证明,这样做确实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