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长协市场:价格难产 如何破局?

时间:2017-04-21    点击: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次     来源:北极星售电网    

今天(4月20日)是本次年度双边协商通过交易平台提交双边协议的第一天,明天下午截止报价。

  可是,市场非常平静,交易的任何一方居然都没有给出明确价格。目前线上的申报单量为0。

  根据可靠信息,电监办正在约谈一些主要发电集团,不知道会不会改变当下的“价格难产”的局面。

  价格同盟/市场博弈?

  价格迟迟出不来,不外乎两个原因:

  发电企业基本稳定了市场,价格也基本是受控的,很有可能形成一个统一稳定的价格;

  供应远远过剩,竞争还是挺激烈的,风平浪静下是暗流涌动,因此大家迟迟不出价格。

  综合来说,价格如此难产,反而可能不存在价格同盟。因为这明显不是依附有组织行为,而是一种混合了博弈和较量的心态。

  市场的魅力也在如此。

  大用户售电公司都没谈好价格

  本次省内交易公布的新老用户名单中,去年用电量排名前10的大用户7家选择了售电公司代理,只有山东润银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等3家选择“自己上”,他们基本已经联系好了意向电厂。

  晶见联系了这些大用户得知,截止发稿,他们也一直在联系电厂并焦急的等待最终的价格,这种谈好了买卖但是没谈价格也是山东市场的一大特色。

  根据独立售电公司的反馈来看,他们完全一头雾水——眼看着今明两天就得提交系统,他们却无法从任何一个电厂得知确切的价格来买电。

  市场还有多少不确定性?

  按照2016年用户用电量推测,独立售电公司本次拿下的电量占总电量的24.27%,按照660亿的总额推算应该在160亿。其中,有些售电公司定向电厂大概为30亿。去掉这部分,悬而未决的市场电量应该在130亿左右。

  因此,如果没有配套的售电公司来获得电量,其他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又不再江湖救急(在二级市场上运作)的话,所有发电集团将面临3000小时的满发缺口,需要从“流落民间”的大用户和售电公司那里获得。

  按照百万机组来算,一台机组的需求量就是30亿,三四台百万机组就能把流落民间的这百来亿电量全部消纳,所以,各大集团还是需要积极进取获得电量的。

  那么,我们来看看各大集团各自的降价动力有多少——

  几大发电集团降价动力迥异

  价格的主动权在发电厂,我们刚刚发布了今年几大发电集团的代理用户战绩。

  根据晶见数据库掌握的各大集团的发电装机容量,并基于所有用户2016年用电量进行今年用电的预估,并在基数电量2500-3000小时的基础上,我们对各大集团今年长协的降价动力进行了分析:

  华润

  华润代理电量约21亿千瓦时,其装机60万千瓦,发电机组增加的发电小时折合约3500小时。

  基数电量还有3000多呢,华润盘子已满,降价冲动应该不大。

  华能/华电

  华能代理电量约190多亿千瓦时,而华能在山东参与交易的机组装机容量1774万千瓦,折合约1070小时;

  华电127亿千瓦时,装机1522万千瓦,折合约835小时;

  也就是说,两个集团都有一定的富余电量。如果华能把还在犹豫的电量全部拿下,能增加约450小时;如果抢一半能增加200小时。

  但如果冒着突破价格的风险抢来电量,对已经落袋为安的1000多小时利润损失太大,所以,华能华电这些大户应该不会冒着突破价格的风险去抢这些电量。

  国电/大唐

  国电37亿千瓦时,装机406万千瓦,折合约925小时;

  大唐27亿千瓦时,装机329万千瓦,折合约844小时;

  再分析国电大唐,他们获得的利用小时也都在八九百,缺口较大。抢来这些电量可以极大地提升利用小时。

  但是面临两大压力,一个是集团不允许发生增产不增效的行为,第二是面临兄弟发电企业的压力。

  因此,更是增加了价格的重重迷雾。明天晚上,报价将会截止。

  原标题:山东长协市场:价格难产 如何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