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GMIC2017 | 李开复:国内人脸识别存在四个独角兽并不合理

时间:2017-05-05    点击: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次     来源:赛迪网    

4月27日,2017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北京站开幕,会上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在分享《人工智能时代的科学家创业》这一话题中讲到人工智能泡沫时再次提到“国内出现四家以人脸识别为主的创业公司现象不合理”。


  李开复认为是优秀公司的稀缺性,造成了资本过度追逐。如果仅仅是做人脸识别,撑不起这么高的估值,这些公司必然要去拓展其他业务,才能匹配这样的高估值。

  上个月李开复在三亚发表对人工智能的看法时就惊叹国内人工智能领域“竟然能养活四个独角兽”,可见对于人脸识别领域过度的资本追逐,李开复认为是存在泡沫的,如果没有其他业务的支持,这个泡沫终将破灭。

  目前这四家独角兽分别是谁,情况怎么样呢?

  旷视(Face++),元老遭遇新问题

  成立于2011年的旷视科技堪称人脸识别研发型企业中的“元老”,当年CEO印奇拉着两个同学成立旷视,从人脸识别的互动小游戏开始向商用模式不断尝试,最终旷视做出了Face++云平台,目前已经形成以智能摄像头硬件为基础,配合云服务构建的行业解决方案,涵盖了包括人脸识别门禁、天眼监控系统、动态人脸识别监控、人证合一等多个应用方向。

  然而过去两年,出让太多股权的印奇在面对投资方的要求时渐渐感到力不从心,投资方坚持做C端市场和急于上市让旷视走了太多弯路,后起之秀商汤与云从分别蚕食了大量C端、B端市场份额。

  去年11月,印奇的旷视科技声称完成了1亿美元新一轮融资。而仅仅过去不到一周,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商汤科技就声称自己完成了1.2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长江后浪推前浪,市场格局的变迁往往因为企业一个决策就发生了改变,而资本更是能第一时间嗅到更有价值的猎物,改变投资方向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商汤(LinkFace),打造两个领头羊,并购打造新巨头

  2014年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及其研究团队所开发的DeepID算法率先将深度学习应用到人脸识别上,在技术指标上实现了新的突破。虽然同为人脸识别技术,但商汤的侧重点与旷视不太一样。商汤更专注普通百姓的兴趣点,他们的主要案例是围绕各个美化软件与直播平台制作人脸贴图,重点强化了人脸识别的关键点检测及跟踪技术。

  实际在商汤成立时,它的姐妹公司LinkFace也一同成立了。与商汤风格不同,LinkFace诞生之初就肩负着“形象包装”的使命,他们通过“四大美女”的炒作,一炮而红。汤晓欧的目的很清晰,同时打造两个行业领头羊,再进行并购操作诞生一个行业新巨头。

  云从,科学家创业更青睐成为国家队

  2年前,曾任中国科学院重庆研究院信息所副所长的周曦放弃铁饭碗,成立了一家计算机视觉公司云从科技,专攻人脸识别领域。事实上,在这个领域很少见到愿意放弃现有职位全力投入创业的科学家,而从一名科学家转变为创业者的周曦,就这样拼命拖着中科大、微软、华为、IBM过来的同学,深耕金融与安防两个领域,让他的公司实现了“爆发式”发展。

  通过一年多的时间,周曦带着云从拿下了50多家金融机构,并成为人脸识别银行业第一个大供应商。

  也许和创始人的科学家背景有关,云从科技似乎更青睐成为国家队,目前云从科技已经入选国家发改委“互联网+”重大工程,与百度、腾讯、科大讯飞共同负责人工智能基础资源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通过平台向各个行业提供定制化的云服务,坐稳了“人脸识别一哥”的位置。

  依图,将风口转向智能医疗

  2012年,朱珑创办了依图科技。四家企业中,只有他和云从创始人周曦背景最相似,同样在名校留学,同样拥有名师指点以及博士后研究经历。但朱珑比周曦更加激进。当周曦携6次世界智能识别大赛冠军回国,一头扎进中科院研究计算机视觉技术产业化时,朱珑选择了创业。

  依图最先啃下的是公关这块硬骨头,进而也想尝试银行领域,然而朱珑发现竞争太过激烈。除了新兴的旷视、云从、商汤,还有一大群地方性厂商。2016年,依图将风口专项向智能医疗,短短几个月内,先后开发了智能影像诊断辅助系统和基于病历数据的智能诊断辅助系统。2016年9月,依图与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合作,开发了针对幼儿发烧诊断相关的虚拟医生“咪姆熊”,建立的十几种儿童常见疾病的诊断模型,迅速提升了诊断精准度,被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医生称为“熊医生”。

  以上四家独角兽的生存状况 ,在技术和业务方面有交叉重合也有不一样的倾向,李开复预计“一年之后是一个短暂的寒冬”。过去六个月融到资的企业,可能多数在一年之后现金耗尽,其中又有相当部分比例的企业融不到下一轮,甚至会有一些明星的公司倒掉。真正有价值的公司将在那个时候得到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