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怀进鹏:推动创新融合 支撑转型升级

时间:2015-04-10    点击:次     来源:中国电子报    

4月9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深圳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中国电子报社协办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怀进鹏以“推动创新融合,支撑转型升级”为题发表了主旨演讲。

怀进鹏在演讲中指出,信息技术为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新一代信息技术又带来很多新的变化,互联网技术正以它特有的优势,形成了新的平台化发展,也集聚了新的创新要素。创新的主体、创新的组织方式、创新的速度和创新的内容都在大量地发展演变。

他表示,信息技术推动了融合创新,重塑了商业模式;工业互联网成为推动智能制造、促进两化融合的重要支撑;“互联网+”催生了新兴的业态。“抓住发展趋势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抓住发展趋势的转折点,既包括技术的转折点,又包括产业和社会发展转型。”怀进鹏说。

信息技术演进,呈现三大特征

怀进鹏认为,在新一代技术与传统行业密切融合,创造出新价值的过程中,信息技术演进将会呈现三个方面新的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信息技术推动融合创新,重塑商业模式。工业与信息技术的结合的新模式出现,使得我们过去在生产制造当中所思考的问题、在工业革命时代所思考的问题和形成的规律又发生了变化。过去我们聚焦在设计、原材料、生产加工、物流配送和后期产品维护这五个大的节点上,但未来社会完全有可能产生一种全供应链管理模式。过去以五百强为基数,现在面对大众形成了新的模式。这进一步推动商业模式重塑,而大数据分析使我们可以更有效地了解设计的需求。设计可以外包,生产也可以外包,原有的制造企业可以全面外包。在新的供应链环境下,特别是3D打印等新制造技术的出现,使商业模式有了新变化。

“这种变化我们以前已经看到过,以前说IT、CT或ICT,那么谷歌公司是网络公司、互联网公司还是电信公司?过去微软主要做软件,但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发生了很大变化。在传统信息技术和通信技术已形成基本融合的情况下,信息技术进一步在全产业链中与工业进行深度融合,就会产生巨大的推动力。”怀进鹏说。

怀进鹏指出,在这个推动力当中,制造业是离市场最近的,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不同新一代信息技术相结合的制造业将会遇到新的挑战。以要素驱动的传统行业,在单一的、封闭的产业链环境下,必然会走向产业链跨界融合的道路。

第二个特征是工业互联网成为推动智能制造、促进两化融合的重要支撑。怀进鹏认为,工业互联网推动了万物互联,推动了制造业走向更加开放,推动过去单独的设计部门、订单管理部门、制造部门、配送部门和维护部门,来形成一个全供应链下面向全球开放的架构,这将会使得IT技术与制造业形成开放共赢的局面。所以开放的系统、开放的技术会重塑未来制造业的发展。

“如果说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以自动化作为标志,通过IT技术与传统产业结合带来的话,那么第四次工业革命或‘中国制造2025’所期待达到的目标,就是期望通过智能制造和智能化工厂来实现企业内部的智能化,面向社会全供应链的扁平化或互联网化。”怀进鹏说。

他指出,在云计算这样的一种新技术为载体下,大数据作为一个重要的手段,会对推进两化深度融合、管理模式以及企业内部组织架构的转变,带来新的巨大影响。“这一点和我提到的商业模式的变化,都是中国产业界最大的后发优势和内生动力。因为中国的制造业还有一部分停留在3.0甚至2.0阶段,只有一些领先的行业走入了4.0阶段。从未来的发展来看,新一代信息技术会与制造业结合,重塑商业模式,推动两化深入融合,从而为产业进入新常态创造了最大的价值和最有效的动力。所以抓住两化融合的契机来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是中国工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方面。”

针对工业化的发展,世界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都正在制定或已经出台国家级战略和行动计划。除了日本、美国以外,还有德国的工业4.0。怀进鹏认为,德国虽然在提工业4.0,但是德国新一代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由于受到某种约束,其发展势头看起来不如中国。世界上最大的10家互联网公司中有4家是在中国,而前5名中有3家是中国企业。中国本土产生了世界级的公司,这些公司具有巨大的竞争力。

“因此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中,特别是在云计算大数据的带动下,中国有机会并且已经做好准备来推动两化融合的进一步发展。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提高质量是最重要的,它的边际效应是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互联网从虚拟经济有效地与实体经济结合,将会进一步迸发出巨大的创造力。而这个创造力的抓手,就是两化融合。”怀进鹏说。

第三个特征是“互联网+”无所不在。互联网企业关注互联网+制造、医疗、健康、教育等,而产业部门则期望本行业+互联网。无论如何,这两个结合是未来重要的趋势,而“互联网+”又会催生新兴的业态,进一步提升经济的创新能力。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商业模式的改变、内部组织管理机构的调整以及新生业态的形成,迫切地需要我们将实体经济与互联网虚拟经济结合,创造出新的价值,这也是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一个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