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售电市场会形成寡头垄断? 电力市场四位大拿的高端对话

时间:2017-03-15    点击:次     来源:北极星输配电网    

北极星输配电网讯:关于售电公司的讨论早已屡见不鲜,其中有代表性观点的市场参与者、政策参与者与海外专家们散诸于各大媒体。

  学者与企业家、海外与国内、管制派与自由派在一起,会形成怎样的碰撞?

  3月11日,也就是上周末,广州开发区云埔工业区管理委员会与广东萤火虫智慧能源技术有限公司组织了电力市场四位大拿进行了一场精彩的高端对话。晶见受邀在现场见证了这场精彩的讨论,并对各位的主要观点做了记录。


               (现场图从左到右:刘东胜,陈皓勇,张传名,唐小军)
            

对话专家介绍:

刘东胜博士:澳大利亚资深电力市场专家,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理学博士,从事能源电力市场分析长达15年;

陈皓勇:华南理工大学电力学院博士生导师,负责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电力市场交易制度的实验经济学研究”等;

张传名:九州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前协鑫南方售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汕头大学客座教授;

唐小军(主持人):广东萤火虫智慧能源技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中山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国际工商管理硕士。

话题1:我国售电市场会形成寡头垄断吗?目前我国注册的售电公司已达6000多家,不少人认为,活到最后的将会是极少数。

  刘东胜:几大售电公司占主导地位,其实在国外一些国家是常态。例如,澳洲售电市场比国内专业一些,售电公司大部分业务被少数几家所占据。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小的售电公司就没有活路了,它们还占据着一定的市场份额,有自己的商业模式。我认为,我国的售电市场也会演变成这样——小规模的售电公司将拥有其独特的运营模式,也会经营地有声有色。

  陈皓勇:目前售电公司的数量大,但其存在的问题也不少。

  首先,大部分售电公司实际上都没有参与过交易,甚至没有开展过任何业务;其次,独立售电公司面对有电厂背景的售电公司是基本没有竞争力的;最后在现阶段偏差考核规则下,那些偏差达20%-30%的售电公司会死掉一批。几番竞争下来,留下来的售电公司不会太多。

  要想活到最后,赚差价肯定是不现实的,只有那些掌握了对批发市场预测核心技术、主动参与客户用电管理、创造真实价值的售电公司才能做到。

  主持人:刚才两位是专家与学者的观点,张传名董事长是放弃了“高官厚禄”加入售电公司的,您怎样看待这个寡头市场论?

  张传名:我认同你关于放弃高官厚禄的说法。首先,我放弃了南网的正处待遇,这是高官;其次,我又放弃了协鑫年薪数百万的待遇,可谓是厚禄。

  这一轮电改给了售电行业充满期待的空间,我认为经营一个售电公司是充满希望的。

  然而,我认为刘博士关于小售电公司的说法可能在我国是行不通的。个人认为,我国这个3万亿的售电市场,最后是会形成几大寡头,小公司将会逐步退出的。

  既然多数会死,那我该怎么办?我的答案是:做强做大。我希望我的售电平台是最后生存下来的那几个寡头之一,这是我的梦想。(关于张传名的“梦想”,可戳晶见关于张传名的专访《学者售电记》)

话题2:广东现有的偏差考核机制(正负罚两倍,2%以内免考核)对售电公司来说是不是太残酷了?

  刘东胜:我认为广东的规则对售电公司来说还是严厉了一些,在澳洲,一个售电公司一年的电量偏差如果在3%-5%,那已经是经过管控过的了,这还是通过月度电量滚动后达到的结果。

  我建议在偏差考核设计中,3%以下的可以免考核,3%-6%可以象征性考核一些,如果偏差大于15%就属于恶意偏差,可以从重惩罚了。

  陈皓勇:我建议政府设立5%的免考核空间,最后他们只采取了2%。售电公司为售电市场的活跃与建设发挥了巨大作用,个人认为政府应该更多的去扶持,而不是采取这样严厉的规则去给他们出难题。

  张传名:我与两位的观点稍有不同。

  首先,电量偏差要求太低对市场没好处;其次,这迫使售电公司提升自身实力,也能让用户区分好售电公司与实力有限的售电公司;最后,偏差考核把很多用户逼到了售电公司那里,这对培育市场发挥了巨大作用。

  我认为,如果真的对售电公司处境这么忧虑的话,以后每个月月底搞一次日前交易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在售电市场一路走来,我对现行的规则的合理性很有信心。

话题3:广东规则从去年的价差配对到今年的统一出清,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陈皓勇:广东当前的规则是按照从价差大到价差小排序后的最后一对成交价格统一出清,这可能导致的结果是一些售电公司会养一些小售电公司专门去博边际价格;而发电侧这边有硬成本要求,有可能会迫使一些公司接受超过边际成本的价格,有点赌博的意味。

  刘东胜:去年的广东售电市场,大家主要讨论的是竞价技巧,今年的话题改变了:集中在燃料成本+目录电价的分析上。我认为这是巨大的进步——咱们的售电市场开始真正进入了宏观经济学的范畴。

话题4:来自大用户的提问——国家要求给实体经济减负,是不是都给售电公司哪去了?作为电力用户,似乎选择售电公司的时候只能从五大四小里选择,没有别的尺度。

  张传名:我们首先要对电改有清醒的认识。电改的目的并不是降电价,而是优化社会资源配置。

  很多人看到去年售电公司赚钱了,开始怀疑售电公司存在的价值。我想问在座的各位一个问题:珠海人民为什么不直接去格力的厂家直接买空调,而要去商场买、去京东买?各行各业只有形成专业的服务,才能提高社会效率。

  关于选择售电公司,这也是个权衡的问题,选择五大四小实际上是看中了其信用,但它带来的弊端是成熟标准的流程带来的价格会相对高;小公司价格可以低一些、也更灵活一些。售电公司的存在可以给用户提供这些选项。

  最后,售电公司的存在可以促使用户能效管理的提升。目前,用户侧的降能基本可以达到15%的空间,这样大的空间在竞价中去压缩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