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与廖丹的那些事

时间:2012-07-16    点击: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次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不准想,赶快回答我:17.2万元人民币,能干什么?

  买车,中档家庭轿车一辆,本田思域、日产轩逸、大众新速腾……

  买包,亚洲人最喜欢的L V,最热衷的Speedy经典款,10个左右吧。限量版?那就难说了,贵的一个也难。

  买房,在香洲?我们不开玩笑好嘛,还不如谈谈世界和平的事儿呢。

  但如果我告诉你,17.2万,或许能够改变一家人的命运:一个将被判刑的丈夫,一个尿毒症的妻子,还有一个12岁的孩子你会不会有些吃惊?

  这件事热穿了上周后半段:41岁的北京下岗男子廖丹家境困难,为了给身患尿毒症的妻子做透析,涉嫌伪造医院收费单据,骗取北京医院医疗费17.2万余元。7月11日,廖丹受审时掩面而泣,坦言“被逼得没办法了,只为妻子能先不死”。检方认为,廖丹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建议法庭在3年到10年间对其量刑。由于法院表示退赃与否涉及量刑,而作为“顶梁柱”的廖丹若被判重刑,他的妻子、孩子估计立即陷入绝境。是以新闻一出来,网上一片“轻判”呼声。

  7月13日上午10点24分,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给我电话,表示关注此新闻,愿意帮助廖丹全额退赃,“烦请南都帮我联系”。当年入行第一天,我的老师就告诉我一个理论,这个理论由美国人发明,大意是指这个世界上,最多只需要通过六个人,就能找到任何一个人。在外人看来,要找新闻里的当事人,简直是千难万难;但对于记者来说,这只是基本功。

  只通过一个人,我就找到了采写此新闻的《新京报》同行,拿到了廖丹的手机号码,并和他取得联系。电话那头的声音是个朴实的中年大叔,没有油滑的京味儿,只有喜从天降的本能致谢,反复而又不知所措。

  随后,我给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发去廖丹的号码,和他通话时我告诉他,北京的同行在报纸上登出了廖丹的账号,向社会求助,要不要直接打款过去?

  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的细心这时候体现出来了。他建议我们像动车事故“百万转发捐助小伊伊”一样,再次合作一把,将钱给报社,让报社作为监管方,保证钱用来退赃,“他(廖丹)现在经济很困难,我担心直接把钱给他本人,他会留着钱给他妻子看病,而自己选择坐牢”。

  要收款、监管、保证退赃……这些需要多方奔走的活儿,我们就没好意思烦《新京报》同行代劳了。经过紧急请示,南都北京站的师友们慨然允诺。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第一时间将款子汇了过去,今天,南都北京站记者将陪着廖丹一起去法院退赃。

  平心而论,这条新闻能够引爆网络的关键,在于它拨动了当下国人复杂的心弦:不给力的医保,要人命的户籍,穷人的爱情,富人的道义,情与法,罪与罚……解读的角度很多,从中可以映照当下纷繁的现实,和我们真实的自己。

  这件事所带来的正能量大大超过了我的预料。在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所发的两条微博后面,几乎是一边倒的“汉子”、“纯爷们”、“大爱”、“好人”、“果断关注”……珠海网友“黎珏君”说得挺在理:“中国需要这样的公众人物:出钱出力,理性节制,在法律和体制允许范围内温和地倡言更法治、更有人情味、更环保健康的社会和生活。”光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回复:“愿以此共勉”。

  说这些幕后,不为邀功,不为炫耀,更不为攀附。只是想说,余生也晚,为善最乐。要传递正能量,我们不说敢为天下先,却也是不甘人后。感谢信任!感谢支持!